联系我们

地 址:广东省韶关环城南路工业园
技术售后:13222918768
Q Q:552187118
电 话:0758-3615879
传 真:07586-3608971
邮 箱:秒速赛车@admin.com
网 址:www.yangwenyou.com
日韩音乐当前位置:主页 > 音乐大全 > 日韩音乐 >

悦耳的音乐声传来

时间:2019-06-12 07:59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986年10月1日晚,东京银座的街头,霓虹闪烁,人流穿梭,刚刚下班的白领们脚步匆匆,有几个日本年轻人还在谈论着即将开始的中日围棋擂台赛第十二战——片冈聪对马晓春的赛事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此时的马晓春已经到达日本,并且就走在他们的身边。

  藤泽秀行领着马晓春和王汝南,在银座一家名叫本因坊的酒家停住了,这是一个以围棋爱好者为主要顾客的酒家,藤泽要在这里尽一下地主之谊。

  一走进本因坊酒家,悦耳的音乐声传来,只见客人们一边喝酒、一边对弈,自有一番情趣。藤泽要了几杯白兰地,和马晓春、王汝南对酌聊天,也是十分畅快。

  寒暄了一会,藤泽说起马晓春下一个对手——片冈聪,他说,在日本,片冈聪算得上一个准超一流棋手,连续多年转战于本因坊、名人、天元战等循环圈,在第8期天元战里面以3比2力克蝉联四届天元的加藤正夫,夺得天元称号,次年他又3比1击败挑战者淡路修三,卫冕成功。所以,请马晓春一定要重视这个对手。

  马晓春的失利让中国队再无险可守,主帅聂卫平一个人要去对付日方那长长的队伍——片冈聪、山城宏、酒井猛、武宫正树、大竹英雄,确实有些勉为其难。

  这一次聂卫平面对的是比第一届更为难堪的局面,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一次是必输无疑了,唯一的悬念是自己还能冲多远。

  当然,能冲到武宫那里最好,不过,自己还没赢过片冈聪呢,前两年片冈来中国下对抗赛,聂、马二人统统都败给了片冈。

  所以,当片冈来到北京与聂卫平对阵的时候,日本方面是按闭幕式的规格准备的,来了十多个包括日本棋院的代表、NEC电气公司的高层等诸多人物,他们计划片冈赢了之后,直接就在北京举办闭幕式。

  照相机摄像机都对准了两个主角,这一天,中央电视台又一次对这场比赛做了全国直播。

  此时聂卫平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赢了片冈就行,千万不能让人家一个人把中方主帅、副帅一勺烩了。

  几经历练之后,聂卫平的大局观已经相当出色了,在布局阶段他便确立了优势,虽然中间偶有反复,但是,最终他仍然以较大的优势迫使片冈聪中盘认负。

  这盘棋结束之后,日方的大批人员显得十分尴尬,他们是准备来开闭幕式的,结果,又变成了恳谈会。

  转眼就是1987年,元月6日,聂卫平来到日本箱根的富士山下,迎战山城宏。

  大竹英雄在选定名单时是很花了心思的,因为酒井猛这两年对中国棋手战绩辉煌,总共下了有10局棋,他是9胜1败,而败的那盘还是和马晓春在三番棋上,以2比1击败马晓春中的一盘输棋。

  酒井猛的棋就像他的名字,棋风凶猛,擅长攻杀,但是,聂卫平当年也是从乱战中出来的,所以,酒井的力量还是没有聂卫平的力量大,加上聂卫平的序盘功夫早已出神入化,所以,他等于正好遇上了克星。

  当时的武宫在中国非常火,其知名度相当于今天的乔丹,是许多棋迷顶礼膜拜的偶像,他所创立的“宇宙流”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围棋爱好者。

  武宫来到中国攻擂是在87年的3月份,从当他踏上中国的土地那一刻起,数不尽的鲜花和掌声就一路伴随着他。

  比赛的前一天,为了避免各种干扰,聂卫平住到了围棋队的宿舍里面,按规定,晚上十点必须就寝。但是,聂卫平这次却迟迟不能入睡:明天这个超一流,实在是不好对付,聂卫平对武宫总共下过四盘棋,而结局是0比4,一盘没赢过。

  3月31日,中日围棋擂台赛第十六场——聂卫平对武宫正树的较量拉开了战幕。

  聂卫平则是二连星,然后,针对武宫的特点,从第八手开始,就开始和他争抢外势,截止上午封盘,两个人居然都感觉自己形势不错。

  但是从下午开始,风云突变,聂卫平突然打入武宫上方的模样,并成功占领了一块阵地,而武宫虽然在外面形成了威力强大的厚势,但因为后半盘的缓手,厚势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。高手之间的较量,微小的失误都是致命的。于是,到188手为止,武宫中盘告负。

  日本方面期待的闭幕式再一次变成了恳谈会,这次日本棋院真的是没一点脾气了。

  武宫倒是没有那么沮丧,很快就恢复了潇洒的风度,结束之后的联欢会上,武宫高歌一曲,显示出他恬淡和超脱的性格。

  应该说,擂台赛的开局,截止到聂卫平上场之前,都还在大竹的计算之内,片冈聪被打下之前,日本队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损失,只是聂卫平一上场,一切的一切,都已不复存在!

  大竹就像《大话西游》里面的紫霞仙子,哀叹自己仅仅猜到了开头,却没有猜到结局。

  4月份,聂卫平即将赴日作战的消息让每一个关心中国围棋的人兴奋不已,香港明报的金庸恰巧就在北京,金庸拜了好几个围棋老师,聂卫平便是其中之一,他听说聂卫平马上就要出发,连忙邀请他再去吃一次生鱼片,作为壮行。

  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个著名人物,被称为中国的“商业之父”,他曾使用连环计策让胡雪岩一夜倒闭,他还曾开办了中国第一个银行,修筑了中国第一条铁路,创建了中国第一所正规大学,建立中国第一个电报局,等等等等,这个人就是——盛宣怀。

  盛毓度的父亲是盛宣怀的第四子,年轻时在上海滩以豪赌闻名,曾在一个夜里输掉一整条弄堂。

  当他得知聂卫平将于4月30日与大竹英雄进行擂主决战,便在前一天晚上邀请聂卫平一行到留园酒楼做客。

  吴清源非常高兴,穿着一身中山装来到酒席上,吴清源对聂卫平说,赢了大竹英雄,你就是世界第一,三国时代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,你已经过了四关,只剩大竹一关,为山九仞,不能功亏一篑啊。

  日本读卖新闻等报纸也对这盘棋进行了大量的报道,他们称这盘棋为1987年度最重要的一局,其影响之大甚至超过了那七个冠军大赛。

  我不知道大家对于压力这个概念怎么理解,我记得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比喻:一个人,站在一个凳子上,只要没人推他,怎么也不会掉下来,但是,如果这个凳子是悬在万米的高空,那么,这个凳子上的人,即使没有人碰他,估计也会很快掉下来。

  4月30日,东京日本棋院附近的私学会馆。中日两国万众瞩目的擂主决战拉开了战幕!

  开始之前,聂卫平和大竹相对而坐,和以前不同的是,他俩居然先聊了一会天,大竹说,我赠给你的西装还不错吧。聂卫平说,我今天穿的就是,挺合身的,我送你的礼物,也还满意吧?大竹害羞地说,有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,也不知道怎么用。聂卫平一愣,苦笑道,我也不知道,说实话,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都是孔祥明买的,我都没见。

  聊了一会,眼看时间到了,大竹忽然转向裁判,我今天是黑棋呢?还是白棋呢?裁判连忙说,大竹君是白棋。

  聂卫平一阵惊异,这么重大的对局,大竹居然不知道自己是黑是白,有些夸张吧!

  果然,大竹走出白66之后,聂卫平的两块孤棋顿时陷入左右两难的境地。此时,只见大竹轻摇折扇,隐隐透出得意之色。

  聂卫平沉吟半晌,忽然作出了决定,只见他从黑67开始,走出一连串绝妙的弃子招法,直至黑83手,黑棋重新掌握了局势。

  在后半盘,大竹再次发力,一点一点又把局势给扳了回来,陶醉在优势局面中的聂卫平在白260吃掉三颗黑子之后突然发现,形势已经落后了。

  而大竹则满脸通红,一直红到脖子上,好像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,红得就像要滴出血来。

  聂卫平出来吸了一会氧气,再次返回的时候,他终于冷静了下来,走出261的妙手。

  在二楼大厅负责挂盘讲解的是武宫正树,早早前来听棋的棋迷创纪录地达到了一千多人,当他讲到最后一步,并报出大竹英雄以二目半告负时,那些日本棋迷一片沉默,一个个叹息着回去了。

  输棋的那一刻,一向大嘴而豪爽的大竹默默地哭了,当他出来面对日本的观众们的时候,他含着眼泪说,如果有机会,我还要和聂君较量一盘,那时,我一定下出不次于聂君的棋来。

  这盘棋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7点钟了,中央电视台以最快的速度抽掉了一则新闻,加进去了这个举国期待的胜利的消息!

  次日是五一劳动节,日本方面期待已久的闭幕式终于召开了,只是胜利者变成了中国队。为了消除闭幕式的难堪,日本棋院将第三届的开幕式也安排在这个时刻。

  好消息就是,因为这本书的后半部总是被诟病虎头蛇尾,擂台赛一结束,本书就匆忙收尾了。

  所以,这一次凑这个机会,包括三国擂台赛的风云,马晓春、常昊与李昌镐的恩恩怨怨,韩国围棋的四大天王,包括后来的三星杯,春兰杯、LG杯,BC卡杯,东洋证券杯,还有李世石,柯洁,阿尔法狗,统统都写进去。

  但是,坏消息就是,更新会减慢,特别是刚开始,需要一点时间搭建结构,整合资料。